第六堂課 聽

想一想很有趣     

我前幾天在TED上看到劉老師的分享

分享的正好跟第六堂課的內容是一樣的

不過老師的聲音很小聲

也許那樣會讓我們更注意的去 聽

如果說表演是一條河流

河流是自由的

只要她在兩岸的中間

她就不會氾濫成災

表演是一種規範的自由

也就是所謂的形式

如果沒有形式表演中姜紙是一種自我的表現

不能傳承

在部落裡面唱歌是由部落長老領唱的

而每一個和生都恰如其分的扮演了自己的角色

是一種和諧的表現是一種團體的合作

他們沒有指揮 但他們用心的去「聽」

 

這讓我想到人的靈魂也是自由的

如果人生是一場表演

人的形式是肉體嗎?讓我們依靠與維護的兩岸 是道德的規範或是我們自己的良心?

 聽

第七堂課 打開全身的共鳴腔

聲音只是身體的延伸

這次的表演訓練是學習母親呼叫自己的名子

猜想著留老師做這樣的練習時回憶也是根著湧上心頭

我們聽一輩子別人呼叫自己的聲音

當我們用心呼叫自己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

是彆扭 茫然 又或是潸瀾淚下

在舞台上他們練習著將身音傳遞給遠離自己以及靠近自己的夥伴

不同的聲音共鳴 用盡 全身的力氣

讓身音頂天立地

就像是背對的觀眾的歌者 連背部都可以唱歌

我想到的是 平常我們對於人

我們說話我們溝通當我們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溝通

聲音也會變成介質 傳遞我們的真心

全身共鳴   

第八堂課 說出名子

叫出別人的名子

可以幫助他人面對自己

也會喚醒他們被尊重的內心

不要說「有人剛才不專心」「你們剛剛有人....」

讓他們直接知道是自己不專心

不然做對的同學會懷疑自己

做錯的以為自己做對了

但也相對的可以讓他們知道你在讚美他們

說出名子  


第九堂課 有機的身體

留老師花了較長的邊幅 給了第九章

一個體操選手的訓練非常的制式也有一定的規矩

跟跳舞不一樣跟表演不一樣 跟做為一個人不相同

我們的身體是有機的

我們要訓練我們的身體可以因應會隨時改變的外在

就像是練瑜珈小樹老師說的

就像是Peter在教畫時說的

有時候身體會比我們的頭腦還快

我想就是要訓練身體讓他們可以隨機反應,

而不是只是等待大腦給語的指令。

讓我們用全身去因應不同的環境!

有機的身體  

第十堂課 去偷

說實在我不太了解這一章的精隨

雖然說在學東西時忘了自己原先有學過的東西

讓它化為0

而可以更全然的學習正要學習的事物

但是用眼睛觀察 去偷

這要領有點難

並且偷完了忘記

也或許說是向張無忌那樣了解了太極的精隨

不是記得全部的動作 而是忘了所有的動作

而用精隨去發揮

 去偷  

第十一堂課 危險就是機會

這又是一個有趣的訓練

在烏漆媽黑的森林裡快走

然後在恐懼與茫然中用盡全身的力氣去跟隨前一位夥伴的腳步

在激烈的心與身運動後

找到給與自身力量的平靜

就像是為什麼有的人喜歡去做極限運動去征服山林

忽然覺得老先生好厲害

當一位領導者一位師者能透過不同的活動

激發不同的內在潛力

 危機就是機會  

第十二課 全然接受

雨就是雨,接受它,不需要自我沉溺。

愈保護愈脆弱。

 全然接受  

第十三堂課 保持未知,不用語言

 

 

 

 

劉若瑀的三十六堂表演課(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擁自己出走 //

Me 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