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重開張,因為劉同我決定也要為自己的青春留下些什麼,雖然也老大不小,但也是時候可以開始整理整理自己的人生。

說到劉同,不得不說我真的是愛慘了他的文字,我始終是羨慕的,那些能夠用文字游刃有餘的抒發自己情緒的人,那必須理性的很有調理並且有感性的文筆。

29歲的我認為,活著,不在於鬥爭,而在於在無數的鬥爭中找出與你一樣努力發光的人。

“回憶是什麼呢? 丈量一段舊時光,裁成合適的模樣,你看不見我過往的不堪,我看得見自己內心的坦蕩。”

“某種狀態的孤獨,才會讓我們每個人呈現出新鮮的自己,在茫茫人海中讓人得以辨認。”

“每個階段我都是需要一兩個仇人的,活起來才帶勁。”

心裡想著就列個幾句,卻是越翻找越列不完,越來越喜歡大陸人說話的語句,那麼尖酸真實卻很有味道,這大概也是我可以重複看上失戀三十三天個幾百次的道理之一,慢慢地漸漸了解他們的想法,我開始想念在韓國交換時的大陸室友們,我忍耐他們的驕縱他們忍受著我的憤怒,而我總在最後在心裡放下希望對方也原諒我。

前一晚又是個失眠的夜晚,十二點多躺在床上,看著母親蜷縮在一旁,心裡想著他向著小女孩似的,父親走了心裡應該很孤單吧。

颱風天,換聽到爸爸的腳步聲,爸爸每次颱風來臨總是多加防備,朴子的家還有自己製作的防颱道具,總在颱風來之前就自己栓上鋪上海綿,他的小心謹慎,讓每個颱風的夜晚,伴著他的腳步聲格外心安,在爸爸離開後的這個強颱,我才見事到爸爸每一份用心與謹慎。

這幾個星期以來,思緒是紛亂的,努力在自己混亂的生活節奏裡表現得很冷靜,參加過幾場面試,修改過幾次履歷,而總是的我總是在最緊要的關頭放棄為自己辯駁,我總是認為如果你真心想要了解我,我們真的有緣份,那都不用強求,可我忘了徵才多半是功利主義,只有天真如我才會覺得每個人都該有他適合的地方,不用怕幫別人栽培人才,因為唯有這樣想台灣的人才才能自由的發展鄉路流動,形成良好的循環。我想只有在自己處於面試人也被面試的階段,你才能更虛心地在下一場面試耐心地去看完別人的所有履歷,因為當我面試的時候也多們希望別人用一點心來瞭解自己。我會在面試前盡我所能的搜集我們面試官資訊,面試心得,但也被誤導過失敗過至今仍在尋求更平衡的準備方式。

在職面試其實也是一件好事,你會更心平氣和地檢討自己的工作,自己真正的功績,很多在面試無法說的話語,在沈澱的工作日總會發現,自己也是有做到那樣的心境。當過面試官也知道,當你問了一個問題就有想要聽到的答案,但當自己是受試者時總還是坦白誠實的回答即便知道那或許不是別人期待的答案。

人生是怎樣的?在爸爸離開後在心裡問了自己幾百次,有一些些微的改變,像是不是太期待有所謂的颱風假,只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不太會像從前自以為是的去安慰別人分析別人,因為只有真正痛過才明白,再多的言語都比不上真心的陪伴。人生是苦澀的,不需要在為難彼此,讓彼此好好生活,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擁自己出走 //

Me 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